我追你入魔,你棄我成佛... ​

15205261566914.jpeg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六道輪迴,世間皆苦。

青燈古佛前,僧人面佛而坐,灰色的僧袍已經很是破舊,身前的木魚靜靜的放在那裡,很久沒有響過了。

大殿外,她紅衣似火,魔氣滔天,腳下伏屍萬里,整個人間已成煉獄。

佛祖緩緩而道:「你為何還不放棄?」

她看了看靜坐在那裡的老僧,朱唇輕啟,笑道:「我卻要問你,他為何不能成佛?」

佛祖回道:「因他塵緣未了。」

聞聽此言,她突然魔氣大漲,臉色突然猙獰起來,繼而怒道:「你枉為佛祖,卻要凡人替你承受業果。」

百年前,佛祖轉生投胎,他在人間的宿主,便是這個老僧。

那時候,老僧尚還年幼,與她青梅竹馬,兩小無猜,長大後,兩情相悅,情深意篤。

那一天,她的嫁衣美輪美奐。

那一天,他騎在高頭大馬上,帶著迎親的隊伍來她家娶她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那一天,佛祖覺醒。

那一天,他突然墜馬而昏,醒來後,他一心皈依佛門。

他已經不是他了,他是佛祖。

佛祖要在人間歷劫,借他肉身走遍天下,用他凡口傳播教義。

世間,佛門大興。

她本欲殉情,卻被人所救,那個人號稱是魔。

一個年老的魔,一個與佛爭了一輩子的魔。

「佛祖若在人間歷劫,歸位後法力大漲,我便再不是他的對手。」魔如此說道:「你對佛的怨氣和怒火居於三界之首,若你願意墜身地獄,我便助你成魔,你去找他,將佛從他的身體中剝離出去,那他就能重新回來,與你再續前緣,必成仙侶,生生世世不用分離。」

她沒有選擇,世間諸事,唯情最苦。

成佛不易,成魔更難。

15205260004820.jpg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歷經千辛萬苦,新一代魔主傲視三界,與佛祖一戰,天崩地裂,所幸的是他終於回來了。

儘管世間滄桑,他已不是少年,可他眉眼如初,依舊是她心中的模樣。

他微笑著說:「許久不見。」

這一刻,她突然哭的像個孩子,魔徒愕然,不可一世的魔主竟也有眼淚,已經戰敗的佛教徒更是目瞪口呆,傲絕三界的魔主竟然如此情深。

這一刻,似乎魔並不是魔。

只有佛祖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,他開口道:「你問問他是否要給你再續前緣。」

她為之一愣,心中升起不安。

灰袍僧一如往常的笑道:「身入佛門,則要斷絕塵緣,女施主,緣既盡,何須強求。」

這一刻,她如遭雷擊,一如大婚那天聽聞他遁入空門時一樣,世間萬物都沒了顏色。

他被佛祖附身百年,早已沾染了佛氣,對煙火人間再不留戀,對她的痴絕等待更是置若罔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你不能成佛。」

說這句話的不是魔主,而是佛祖。

他聞言愕然,雙手合十,行禮拜道:「敢問我佛,弟子為何不能成佛?」

「因你塵緣未了。」佛祖回道。

灰袍僧瞭然,行禮離去,又到殿中參坐枯禪。

從始至終,再沒有看她一眼。

「他一心向佛,又為你行走萬里傳播佛意,為何說他不能成佛?」她問道,她徹悟,既然是愛,只需看他光芒萬丈便可。

他是佛也好,他是僧也罷,他是將軍,或是小卒,在她心裡,他只是他,再無身份。

「你一日不死,他的塵緣便一日不斷,自然不能成佛。」佛如此說到,更像是審判,對自己信徒的審判,高高在上。

「這一切都不是他選的,是你自己借他凡身用來傳播教義。」

「此乃因果。」

「不種因何來的果!」魔怒道,佛將世人掌控其中,卻讓他們相信是自身因果,全不在乎他們本來的選擇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你不死,他便不能成佛。」佛如是說到。

「我若不死,世間再無佛。」魔氣滔天,她執念不斷,墜身魔道。

就算他回來了,她仍是萬劫不復...

【完】

【心中無佛,如何成佛,心中無魔,如何成魔。一念之間,成佛成魔。我若成佛,天下無魔,我若成魔,佛奈我何】